山西洪灾幸存的猪坚强被扑杀(山西洪涝灾害已致10死1失踪)

洪水将军,原名武元博,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他是越南河内人,也是我国首次授衔将军中唯一的外国人,同时他还兼有越南人民军少将衔,是中国和越南双料将军,同时他还分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越南共产党,也就是说他有双重军籍和党籍。

洪水将军于1956年10月21日因病去世,时年48岁,他在临终前曾说:

“我的一生,对得起六万万中国人民,却不住我心目中的那位中国女子。”

这意思就是说,洪水将军作为越南人,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上过黄埔军校,参加过广州起义,还参加了长征,也参加过抗日战争,在中国的革命解放事业中,洪水将军是作出了巨大贡献的。

洪水对中国革命所作出的贡献,是对得起当时六万万中国人民,但在他心中却对不住心爱的中国妻子。

山西洪灾幸存的猪坚强被扑杀(山西洪涝灾害已致10死1失踪)

这是怎么回事呢?

洪水的中国妻子是陈玉英(后改名为陈剑戈)。陈剑戈1914年出生于山西五台县,1937年和洪水相识,1938年1月,两人结婚。婚后生有三个孩子,不过第一个孩子在半岁的时候就夭折了。好在另外两子得以安全长大。

本来洪水、陈剑戈一家过的好好的,但在1945年的时候,洪水回越南,而妻子陈剑戈和两个儿子就留在了中国。

正所谓事实难料,风云变幻莫测,五年后,也就是1950年,当陈剑戈和洪水再相见的时候,洪水已经在越南建立新的家庭了。

为什么洪水会在越南重建家庭呢?原来在解放战争时期,洪水担心在中国的妻儿,所以就托人打听,结果却误听传言,以为陈剑戈牺牲了,心中非常悲痛。爱妻已去,生活仍需继续,所以洪水就在越南重新建立新的家庭了。

当陈剑戈再次见到洪水的时候,思念了五年的洪水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两人相见悲喜交加。洪水本想听听陈剑戈的意见再做决定。陈剑戈虽然还深爱着丈夫,但她从大局出发,还是忍痛放弃了这段跨国婚姻,成全了洪水和她越南的妻子。

下面就来具体的了解下洪水和陈剑戈之间的跨国革命婚姻传奇故事。

1908年10月1日,洪水出生于越南河内,当时的名字叫武元博。1924年前往中国广州,开始了在中国的革命生涯,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和越南共产党,1927年参加广州起义。

1929年武元博参加红军,当时敌人说他们是洪水猛兽,于是就改名为洪水。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共中央、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洪水也参加了这次伟大而艰辛的长征之途。

陈剑戈,原名陈玉英,1914年出生于山西五台。1933年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年7月7日,日军突然向卢沟桥发动攻击,这次事件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也称“卢沟桥事变”。

“七七事变”发生后,在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关头,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国共摒弃前嫌、一致对外、联合抗日。自此,揭开了全国抗战的序幕。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从全面抗战的大局出发,将红军改为八路军。

抗战开始后,洪水是八路军总部派到山西五台县东治区的民运干部,也就是在这里,洪水和陈剑戈(陈玉英)相识了。

当时,洪水查看战地动员委员会的名单时,发现竟然没有女同志,这是个大问题,毕竟妇女运动工作也很重要。

好在当时五台县人民行政委员会中有一个女同志,也就是陈玉英。

于是,陈玉英被叫到了洪水的办公室,洪水对他说:“以后你就是区动委员会干部,负责全区的妇女工作。”就这样,他们第一次见面了,

洪水是一个爱说爱笑的人,所以,时间久了,陈玉英就和他熟了起来。

有一天,洪水对陈玉英说:

“你的名字太俗气,没有战斗性,你看我的名字洪水,洪水猛兽,敌人听了就闻风丧胆。你改个名字吧。”

陈玉英听了后,就说:“都这么大的年龄了,还能改吗?”

洪水说:“能,我原来叫武元博,后来才改名为洪水的。”

陈玉英道:“那你帮我取个名吧,取个有战斗性的。”

洪水道:“就叫陈剑戈,不仅是剑,而且还是戈,都是战斗的武器,所向披靡。”

陈玉英听了点头称好,从此,陈玉英就叫陈剑戈了。

两人相处的时间久了,相互之间就产生了爱慕之情。

到了1938年1月的时候,陈剑戈和洪水准备结婚了。

对于陈剑戈的婚事,当时很多人好奇,中国男子千千万,陈剑戈为什么找一个外国人,陈剑戈严肃的说:

“他帮我们革命,领导我们打鬼子,为什么不能嫁给他?都那么狭隘,谁还来中国帮咱们!”

陈剑戈家中的长辈说:“婚姻自由不反对,婚事新办也可以,坐花轿也可以免,但一定要明媒正娶,同时吃一顿认亲饭是要的。”

到了结婚那天,家里准备了两桌酒席,请来宾客,婚事就这样办好了。

陈剑戈和洪水的婚事,是当地第一个跨国婚,也是红军长征后的第一军婚,所以被称为是“八路军中第一婚”。

正是因为洪水和陈剑戈的婚事是“八路军中第一婚”,所以军中资历比洪水还要高的同志就开心的说“洪水同志的婚事成了,让我们这些老光棍有了希望,也可结婚了”。所以后来有不少老同志还说:“这还要感谢洪水同志开了个好头。”

1941年8月,日军集结13万兵力分13路向晋察冀解放区压进。敌人气势汹汹而来,洪水、陈剑戈所在的机关只得转移。此时陈剑戈已经怀有身孕了,急行军式的转移,让她吃了不少苦,但她凭借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始终紧紧的跟着部队。

但到了9月4日,这天深夜的时候,部队遇到了危机时刻。这天夜晚,他们遇到了事先埋伏好的大量日军,这些日军已经占据了制高点,此时情况对我军的处境很不利。

敌人居高临下,在这样危险的局面下,陈剑戈、洪水等同志心里都清楚:唯一的活路,就是拼死突围。

陈剑戈怀有身孕,行动实在不便,她对满怀忧虑和不舍的洪水说:“你不要管我,部队要紧,带着部队突出重围吧,这才是最重要的。”

洪水此时虽然知道拼死突围是唯一出路,但他实在不忍心丢下心爱的妻子,所以他还是下不定决心。

这时陈剑戈大声道:

“洪水同志,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为了我让战友们都白白的等死?快下令突围吧!”

这时身边的女医生李宁也知道情况紧急,若洪水不能尽快决定,就更加不利突围,为了让部队顺利突围而出,也为了让洪水下定决心,李宁就说:“我跟剑戈同志留下,请放心,有我就有她。”

李宁话刚说完,陈剑戈还没等洪水说话,就拉着李宁向别处走去。

陈剑戈、李宁这两个女八路冒着危险去寻找新的出路,她们并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但无论如何,他们必须离开,因为只有这样,洪水才能下定决心。

随着洪水的一声令下:“突围”,战士们勇往直前、拼死突围,最终得以突围成功。

而这时的陈剑戈、李宁则是各自拿着石头,石头是当被敌人包围时用来自杀的。可见她们是报以必死之心的。

好在,洪水和部队突围成功,日军也离开了,她们手中用来自杀的石头没有用上。

此时日军对晋察冀解放区的进攻还没有停止,所以陈剑戈和李宁只得停停走走、躲躲藏藏的去寻找部队。

时间到了1941年10月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刮起了大风,吓起了大雨,两人都被雨水淋湿了,不巧的是,陈剑戈这天肚子疼痛起来,她要生了。

此时没有挡雨的,也没有挡风的,只有一块破旧的芦苇席子架在上面给陈剑戈挡雨。

尚幸的是,身边有女医生李宁。终于,在李宁的帮助下,陈剑戈在暴风雨中生下了一个女儿。在之后的日子里,李宁不仅是战士,还是医生,也是保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陈剑戈母子,当时李宁医生才20岁,这让陈剑戈对她非常的钦佩。

洪水带着部队突围成功后,找到了领导,领导得知情况后,表扬陈剑戈、李宁不怕牺牲、顾全大局的精神,同时又派出搜寻人员去寻找陈剑戈和李宁两人。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10月中旬的时候,搜寻小组找到了陈剑戈和李宁。

陈剑戈、李宁安全回到部队后,同志们非常高兴,洪水抱着自己的女儿,看到这个在暴风雨中出生的孩子,于是就给孩子取名为“暴风雨”。然而不幸的是,半年后,这个孩子就夭折了。

陈剑戈忍受了很大的痛苦,才把孩子生了下来,不到半年,孩子就没了,陈剑戈心中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但此时革命尚未成功,所以仍需努力,陈剑戈化悲痛为力量,继续投身于革命事业,在抗大二分校四大队担任了文化教员的职务。

在八年的艰苦抗战中,洪水将军为中国的革命,作出了贡献,也体现了他对中国革命的真诚。而他对自己的祖国越南同样是充满了热爱之情。

日军无条件投降后,越南党中央准备举行武装起义,此时越南需要大量的军政干部,所以越南党中央和中共中央决定,调洪水回越南支援。

1945年,洪水离开的时候,陈剑戈已经怀有身孕了。离开的那天,陈剑戈挺着肚子,抱着陈小丰和洪水告别。

其实,在洪水未来中国参加革命之前,他的父母就给他举办了婚事,妻子比他大四岁,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名为武清阁。

后来洪水离开家乡参加革命,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妻子等了他很多年也不见洪水回来。最可悲的是,别人认为妻子气走了洪水,是不祥之人。所以她的日子过得很艰苦,等不到洪水归来,她无奈的改嫁了。

洪水这次重归越南,见到原配妻子,此时妻子已经再嫁,自己在中国也已经结婚。所以这次见面把事情说开后,洪水就和原配夫人没有了联系。

洪水回国后,当时越南局势也变幻莫测,日本人刚走,法国人又来了,情况紧急,洪水很快的就投入了越南革命事业中,被任命为第四、第五战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洪水在越南的抗法战争中,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中国的妻子陈剑戈,为了以解心中思念之情,洪水就托担任中越联络工作的越南同志李班,给在中国延安的陈剑戈捎信。

但正是因为这次的捎信,洪水却因一个误传,导致他和陈剑戈的夫妻关系走到了尽头。

在越南抗法战争的时候,中国正处在解放战争时期。

洪水托李班给妻子陈剑戈捎信,但李班在中国不仅没有找到陈剑戈,而且还听说陈剑戈在内战的时候,带着两个孩子,在转移之时被敌人的飞机炸死了。

李班也没查证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再则当时兵荒马乱的,也不易查证,所以就信以为真。回到越南后,李班就把陈剑戈被炸死的消息告诉了洪水。

洪水得知妻儿被炸死悲痛欲绝,

女儿武清阁见父亲洪水难过,为了让洪水从失去妻子的悲痛中走出来,武清阁就把部队中的黄氏兑介绍给了洪水。

虽然洪水还很思念陈剑戈,但生活还是需要继续。在武清阁的撮合下,洪水和黄氏兑结婚了,婚后生了一个女儿阮梅林。就这样,黄氏兑也就成了洪水的第三任夫人。武清阁称黄氏兑为三妈,她们的关系也很好。

不过,黄氏兑虽然善良美丽,但性格孤僻,再则这时的洪水还是不能忘记陈剑戈,所以两人实在难以共同生活,于是在女儿阮梅林出生后不久,就和平分手了。

分手后,洪水又一个人生活了,领导很关心他的个人生活,所以就给他找合适的人选,以希望能让洪水重新组建一个家庭。

1948夏,洪水和黎恒熏结婚。

新中国成立后,洪水于1950年又来到中国,

洪水来到中国才知道,原来陈剑戈和两个孩子并没有死,洪水对此又喜又愁。

喜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爱妻子陈剑戈还活着,愁的是自己却在越南重新组建了家庭。

重要的是,洪水和陈剑戈、黎恒熏的这段跨国婚姻已经成了一件棘手的事。

洪水的身份特殊,他有双重军籍、双重党籍,该如何处理这段跨国婚姻呢!最后越南领导说:“按中国夫人的意思办”。这意思很明确,只要陈剑戈坚持,她和洪水的婚姻还是有可能继续的,毕竟洪水对她还是念念不忘。

这次洪水来中国,不打算回越南了,同时也没有把越南的妻儿带来,再则这又是越南领导人的建议。洪水找到陈剑戈问她怎么办呢?

陈剑戈很为难,她确实还深爱着洪水,但越南领导如此深明大义,让自己和洪水继续生活,而让越南的妻子离开洪水,陈剑戈不忍心这样做。

因为越南妻子黎恒熏不是第三者,也不是自己的情敌,她才二十多岁,已经生下一个女儿,名叫阮清霞,如今又怀有身孕,自己不能伤害她,也不能做一个自私的女子,更不能损害中国女子的形象。

陈剑戈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她决定结束和洪水的婚姻关系,成全洪水和越南妻子黎恒熏,她流着泪对洪水说:“让她来中国吧,把孩子也带来,我退出,绝不妨碍你们,放心吧,我永远不恨你。”

陈剑戈说完,擦干眼泪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怀有身孕的黎恒熏带着女儿阮清霞来到中国。孩子出生后,又过了几年,黎恒熏在中国又生下两个孩子,如今洪水和黎恒熏已经有了四个孩子。

而时隔多年,陈剑戈仍然是一个人,洪水心中对此很愧疚,为什么她还不结婚呢?

洪水决定去劝劝陈剑戈,但还没等洪水把话说完,陈剑戈就说:“我若结婚给两个孩子找个后爸,你心里就平衡了吗?”

陈剑戈的这句话,让洪水哑口无言,他知道自己不能说服陈剑戈,心中很惭愧,觉得对不起陈剑戈。

洪水无奈的叹道:“中国女子的书,外国人是很难读懂的。”是啊,的确很难懂,但,这还不是因为陈剑戈对洪水的一往情深嘛!

195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正式授衔,洪水被授予为少将军衔,他是这次授衔中的唯一外国人,他不仅有双重军籍,而且还有双重党籍。

1956年夏,洪水病重,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此时很想念自己的祖国,所以提出了回越南的请求。对此,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特意接见了他,并让他回越南好好养病。

1956年9月27日,在北京的火车站里,有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萧克等200多位新中国的开国将军,以及外交部、各军兵种领导都前来为洪水将军送行。

如此盛大的送行,是对洪水将军的肯定,肯定了他对中国革命作出的贡献。

此时,陈剑戈又岂能不想去给洪水送行告别呢!毕竟此次分别,可能就是永别了,但她还是把心中的不舍和思念压在了心底。

火车站里,为洪水送行的都是领导,又有很多的记者,如果自己也去送行,若被记者拍到,在添油加醋的说这位外国籍将军重婚,那岂不是影响洪水的形象!

陈剑戈深深的爱着洪水,也正是因为爱他,所以要理解他的难处,更要维护他的名誉。

在洪水离开的时候,陈剑戈只是托人把一张自己和两个孩子的合影送给了洪水。这张照片,洪水向陈剑戈要了好几次,陈剑戈考虑到洪水的家庭生活,所以一直都没有给他。此时洪水要离开了,可能再也回不来了,陈剑戈就把这张照片托人送给了洪水。并且还托送照片的人转话说:

“让他好好养病,孩子长大了,我会让他们去越南看望他的,就算不在世了,我也会让孩子去他坟前献花的。”

9月30日洪水回到自己的祖国,

10月1日,洪水见到了越南领导人,两位老朋友又见面了,

洪水悲伤的说:

“我这一生,对的起六万万中国人民,却对不住我心目中的那个中国女子。”

洪水离开中国去越南后,陈剑戈就一直在关注洪水的身体健康状况,她每天都会打开收音机,去听有关越南方面的消息。

1956年10月21日,洪水将军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离开了人世,时年48岁。

1973年,陈剑戈的两个儿子陈寒枫、陈晓越出国为父扫墓的申请得到批准。兄弟两人临行前,陈剑戈对他们说:

“你们每个人替我在你父亲墓前鞠三个躬。还要去你们黎恒熏妈妈那里看看,替我向她问好。见到越南的亲人,不要跟她们提一个苦字,因为你们黎恒熏妈妈的孩子多,日子过的也很苦。”

黎恒熏在洪水去世时,她才30岁。她也深爱自己的丈夫,也深爱自己的孩子,所以后来一直没有再嫁他人。

当中国的亲人陈寒枫、陈晓越来的时候,并且还带来了陈剑戈大姐的问候,她激动的留下了眼泪。当时说什么也不让陈寒枫、陈晓越住旅馆,而一定要把他们接到家里来。

这时黎恒熏的孩子们都已经参军了,她就给孩子们发电报、打电话,让他们快点回家和家人团聚。

在陈寒枫、陈晓越来到黎恒熏家中的第三天,阮清霞、阮刚、阮越恒穿着军装回来了。很快,大姐武清阁也来到黎恒熏妈妈身边。

一家人,三代十多口,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在宴席上,黎恒熏对孩子们说:

“你们的父亲都喜欢你们,他临终之前对我说,你们都是我的亲骨肉,希望有一天能坐在一起,今天终于实现了。”

(此时阮梅林还在抗美战场的前线。阮越虹在国外留学)

在为洪水扫墓的那天,他的中国孩子和越南孩子,抬着花圈来到墓前。洪水若在天有灵,看到中越的亲人亲如一家,也会感到无限欣慰的。

1991年4月,黎恒熏因病去世。

2013年1月,陈剑戈走完了她的一生,也离开了人世。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