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雄关自称的是哪个关(素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称的是哪个关)

插播1:

作为Windy游记的忠实粉丝,在过去几年内,我已经跟着他拔草了不少地方(咦)。所以这次一回来,我就不时试探他游记的进展情况。这不,年轻人效率就是高,人家已经写完了!

当然,林路看完可能并不快乐……

天下第一雄关自称的是哪个关(素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称的是哪个关)

插播2:

上一节更新后,我向海喵问起写作质量。

她长叹一口气说道,感觉我得知Windy游记已经写完就急了,进度明显加快。

害,拼了。

正文:

上一节说到我们终于离开了平山湖大峡谷,结束张掖的行程,我们即刻出发前往酒泉。为了避免被命运再次安排到夜车,一到停车场Windy就抢下了轮值司机的职务。

于是,还没掌握车载蓝牙使用技能的我们,被迫听了一路广播循环播放的《恋爱ing》一路到了酒泉。

虽然我们的酒店只差一个街区,但为了避免车再一次被我开走(不是),他俩十分坚持地说要先送我们去酒店。结果就快开到酒店的时候,来自灵魂的拷问来了:“你们酒店停车免费吗?”

在得知即使住店也免不了10元一夜的停车费之后,林路和Windy又被放在了街边。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我们预订的酒泉宾馆可能是我唯一一个订在闹市区的酒店了。众所周知,以城市名冠名的酒店一般都逃脱不了年代的气息,虽然外观看上去很唬人,但内在十分普通,甚至连床头插座都不能保证。害,二百多一晚还图啥呢。

还好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王海喵带了一个接线板!我们才得以实现躺着玩手机的愿望(卑微)。

刚到酒店一会儿,Windy就得意洋洋地发来他们酒店的照片,人类的本质啊就是攀比。

可是车钥匙在我手里啊(不是……)。

正当我和海喵偷偷柠檬又装作毫不在意的时候,房门响了,保洁阿姨竟然送来了酸奶和饼干???嗯,硬件不够,软件来凑。

终于到了一天的第二顿饭时间,因为距离很近,我们决定走路过去。酒泉的城市建设明显优于张掖武威,而且无愧于自己的名字,就连路灯上都是爵的造型。

在步行穿越了一段毫无特色的美食街之后,我们准备前往一家名为“酒泉故事”的店。怎么说也是大众点评评价靠前的店,一路却越走越黑,仿佛走进了一片居民区。

就在快到饭店的拐角处,我们路过了一家水果店。林路当时就走不动道儿了,但迫于我们仨步履不停,只能暂时作罢。但万万没想到,这家貌不惊人的店竟然也要排队???

趁着排队的时间,我们在这家店里简单浏览了一下,这里的包间都用历史人物的名字命名,彰显自己吃的不是饭而是文化。而且意外的是,这家店竟然还有专属周边——“酒泉故事”白酒,别的不说,包装上又是骆驼队又是莫高窟又是飞天的,就冲这个包装就十分想买。然而有且只有一斤装的规格,懒得为托运折腾,就只能作罢。

林路看半天排不到,正合他意就赶紧拽着Windy跑去买水果了……

最终,我们被安排在“李白”。结果“李白”的斜对面就是我仰慕已久的“霍去病”……

“啊为什么不是霍去病……”我默默感叹。

结果服务员大姐认真解释说:“因为‘霍去病’有人。”

……我当然知道……

眼大肚子小的我们又点了一桌菜……

由于都不知道菜单在讲什么,于是又开始了盲点,还好除了那盘羊杂其他四个菜都挺好吃的。因为除了海喵,我们仨都吃不了内脏。而且在羊杂上来之前,我们并不知道那是羊杂,菜单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

在查晚饭路线的时候我意外发现地图上还有个酒泉老城门,吃完饭我们就顺便去看了一眼。

???和想象中倒是有点不一样,主要可能是太小了,只能发掘点不一样的东西比如看看简介说是始建于隋朝,颠沛流离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被发现于清代城墙内。

虽然当时的我们看得非常认真,但当我问起海喵这块牌子上内容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忘记这个城门了。

城什么门?什么城门?城门什么?

……

有人通过游记记录旅行比如我,有人通过食物记录旅行比如海喵。当我问起她关于酒泉的种种,她第一个回忆起来的就只有酒泉糊锅了。

她是在酒店的早饭里发现它的,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根据该西安人描述,汤底是类似炒面(此炒面非彼炒面)做成的糊,撒上大量的胡椒和花椒,并佐以麻花、面筋等一看就碳水爆炸的食物组合而成。

此处本来应该有图的,但由于看着并没有那么好吃,此处决定删除图片,留给大家一个想象的空间。

在她的极力推荐下我看了一眼,嗯,我还是不吃了吧。

金塔胡杨林在计划之初并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但由于Windy的强烈要求,我们不得不把它排进计划。

可是直到前两天看了他的游记我才知道他对胡杨林本身竟然也没什么兴趣,强烈要求只是为了在酒泉停留一晚打卡而已。

???所以说做人啊,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他要是直说,我和海喵也不至于在背后diss半天这个胡杨林究竟有什么好看的,而且去掉胡杨林,今天的行程就真的很轻松。

真的。

金塔胡杨林位于酒泉北部,车可以直接开进景区最深处。为了节约时间,我们直捣黄龙,一路什么糊逼景点都不care,直接驶入最深处的金波湖。一路上看到那些按耐不住下来拍照的人,我心里默念:你们啊,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沿着没有围挡的木板路一直往里走,就是金波湖景区了。虽然这是个近几年才搞的人造湿地公园,但造得十分成功,丝毫没有游览自家湿地公园的那种频频“就这?”的嫌弃感。

一年一度的胡杨林盛会当然少不了大妈出没:

只是这个统一着装老让我错认为是在cos海东来。不得不说,《舞乐传奇》的弹幕真好看。

大妈们有组织有纪律,一旦发现一个好的角度就排着队轮流脱去外套,露出鲜红的长裙轮流上去拍照。

但是这都这么统一着装了为什么不拍合影呢?而是守着一个位置轮流换人去拍??这样除了脸不一样其他都一模一样啊,等看照片的时候还分得清谁是谁吗???

当我们走到金波湖中心区域的时候,湖边惊现几个霍格沃兹校友。

我:“你们没赶上火车?”

校友:“是啊,只能骑扫帚去了……”

我:“骑扫帚?幻影移行到霍格莫德不香吗?”

校友:“害,上学期挂科了……”

……

可事实上,对话是这样的:

我:“这个扫帚是你们自己带的吗?”

校友:“不是不是,路边捡的!”

我:“那借我蹦一下!”

感谢海喵不厌其烦地陪我蹦了十来次!

没想到黄雀在后!

所以说每一张成功的照片背后,不光有一个辛苦的摄影师,还有一个给辛苦摄影师拍照的摄影师,还有另一个给辛苦摄影师拍照的摄影师拍照的摄影师(强行套娃)。

趁着人不多,正好合个影吧!结果他们仨刚把位置站好就突然来了一大群人,无视了站得笔直的仨人和蹲在前方一脸懵逼的我,以至于帮那些人拍照的大哥都看不下去了,主动说帮我们拍。我们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求人不如求己。

于是,保持JPG的状态在周围游客来来回回很久之后,我们终于拍下了这样一张男团合影。

哦不,那个没戴墨镜的是经纪人。

拍完合影已接近中午十二点,我们紧赶慢赶地往停车场走,为了避免开夜路,Windy又一举抢下轮值司机的职务。但是由于进场和出场路线不同,指示牌稀缺,导致我们在景区里开得十分犹豫——尽管都能出去,但要是不小心错过出口的洗手间,下一个洗手间可就在几十公里之外了……

一听到这个问题,全车三个人都慌张起来。

只有一个人稳如泰山:“嗯?为什么要上洗手间?不是一天两次就可以了吗?”

???

我不禁怀疑酒泉隔壁那条铁人大道就是这样命名的……

嘉峪关就在酒泉隔壁,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只选择参观嘉峪关的关城。

应王海喵要求,此处插播:

在进入嘉峪关景区的时候,因为没吃午饭,大家纷纷走向了路边小摊——

还有配图:

当王海喵把这张照片发给我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在见Windy本人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和我差不多高了。就是这种摄影技术造成的错觉!

插播完毕。

关城明显是后期修复的,果然是威武雄壮,但与之相连的城墙却都不尽如人意,以至于我们沿路一直在争论为什么古时候打仗非要攻个城门而不是找个城墙的薄弱处直接进攻。

城楼上挂着“天下第一雄关”的牌匾,让我们不禁又陷入了怀疑。因为印象中山海关也是天下第一关啊,就算说是“雄关”,那还有毛主席亲自认证过的“雄关漫道真如铁”的娄山关呢。

所以说top之争就是这样,一般都不敢自称top1,但是敢自称top3的可能就有十个了。

沿着步道往里走,作为古时候的出入境大厅兼防御堡垒,大国气势还是十足的。

沿着步道登上城楼,沿着城楼一直往西走。

关城中央是游击将军府,从上眺望没什么特别的,倒是Windy对古建筑产生了好奇,便问古建筑屋顶上那些相连的铁丝是做什么的?加固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确切的作用但我觉得肯定不是加固,既然是安装在屋面以上,而且又有接地,那我猜是防雷好了。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Windy信服,于是他转向了林路,结果林路说:“……加固。”

……旅途中碰上同行就这点不好,时时刻刻要接受专业上的质疑和拷打……

没想到这个答案依然不能让Windy信服,他立马打开百度,我心虚地放慢脚步,只听他给出了最终答案——防雷。

而得知答案的王海喵不禁笑出了声:“早毕业一年忘得就是快啊!”

在下城墙的时候,王海喵又兴奋地发现了一个伪装得毫无破绽的电表箱。

但我凭我550度的近视隐形眼镜buff告诉她这其实是一个消防器材箱。

最后,我们走出了嘉峪关。出不了国的我们只能互相安慰,放在古时候,出了嘉峪关就相当于出境了不是!

想象中的关外应该是一片凄凉景象,可惜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这里一点都看不到,反而被什么直升机体验、沙地越野车等项目占据。

在这里,我们又发现一个bug,就是这里虽说是出口,却没有任何检票的措施。所以说是不是只要走得足够远,就可以逃票???难怪入口处有不少黄牛叫嚣着50块钱乘坐观光车免排队,但是这么大一个bug,景区难道想不到吗。

眼看时间差不多,我们便往外走,路过戏台的时候留意看了一下对联——离合悲欢演往事,愚贤忠佞认当场。

气氛一下子悲凉了起来。

要知道,从嘉峪关到敦煌足有370公里,就算我们马不停蹄也得四小时的时间才能到。对方说要是不能按时到也行,那得先把房款打到他们的个人账户才保留房间。

这就十分可笑了,Windy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对方,不如换家酒店来得痛快。

结果就当Windy刚打开携程之际,路边出现了一个质量极高的纪念品商店。

“你俩还有心情逛纪念品商店吗?”我一边问身体一边诚实地走向店门。

被Windy称之为纪念品大帝的林路轻蔑一笑:“当然!”转而问Windy:“你呢?”

Windy毫不在意:“我们俩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呀……”

从纪念品商店出来,往外走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刚想接棒轮值司机就被林路抢先了。

也幸好被他抢先,因为在倒车出停车场的时候,人多路窄,免不了在一众老司机的死亡凝视下完成一系列操作。

路上Windy搞定了住宿,轮值司机也换到了我。

一路开到了瓜州,眼看油箱告急,海喵发现下一个服务区“瓜州停车区”没有加油站,我们便准备直接去“瓜州服务区”。结果在经过瓜州停车区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是一个由各种瓜棚瓜摊组成的纯·吃瓜区,一看就十分有趣,奈何错过也就错过。

好在瓜州服务区一应俱全,我们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林路就已经喜气洋洋地拎着一袋瓜了。

晚上八点不到,在轮值司机海喵的带领下,我们终于抵达本次旅程的终点敦煌。不得不错过沿路两个雕塑作品《大地之子》和《海市蜃楼》。因为要是再下高速找雕塑,就凭我们耽误时间的功夫,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里放两张网图聊以慰藉:

刚才说是为了节约时间,但其实是为了写游记扒拉地图的时候我才想起这俩雕塑来。

次 回 预 告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

做人还是很有趣味的!

好了,先这样吧。

另:本人长期约伴中亚、冰岛、伊朗、外高加索、巴尔干、美国各国家公园、墨西哥、古巴、南非、南美等,本人吃苦耐劳勤俭持家老司机体内自带指南针是你不打灯笼就能找到的好队长。

另2:我决定先蹲一个明年春节的目的地。

另3:或者国内各大博物馆也行。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