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人脸的技术阅读理解答案(人脸识别的好处阅读答案)

识别人脸的技术阅读理解答案(人脸识别的好处阅读答案)

加入觅游公益社群,解锁更多院校干货分享▼

今年11月20日,浙江理工大学副教授郭兵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一审宣判:判决野生动物世界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

当“刷脸”支付,“指纹”解锁成为生活日常,杭州——这座拥有像阿里巴巴和网易等互联网巨头的新一线城市,唱起了“反调”:

今年10月底《杭州市物业管理条例(修订草案)》提请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提出:禁止强制业主通过指纹、人脸识别等生物信息方式进入小区。

如获通过,该条例将成为我国首部明确规定人脸识别禁止性条款的地方性法规。这不是杭州人第一次在人脸识别技术上“开倒车”。

无独有偶,今年上半年,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也遇到类似状况,同样作为一名法律学者,劳东燕发挥了自己的长项:她写了法律函,分别寄到物业公司和居委会。

后来,街道方面邀请她谈话,在会谈中历数人脸识别的各种好处;她则列举了种种风险,认为在小区安装人脸识别装置并无必要,而且不经同意收集人脸数据,也违反现行的法律规定。

用一句话概括劳东燕教授的观点就是:在小区安装人脸识别装置并无必要,人脸识别技术给社会带来的巨大风险远大于其带来的各种便利。

不管是郭兵副教授还是劳东燕教授,这些法律学者基于保护公民隐私以及对人脸信息泄露带来的巨大风险担忧(其实就是“基本人权保障” “潜在泄露风险”两点原因),对小区所谓的“人脸识别技术”坚决地说了NO!

我们很能理解这些法律学者的出发点与良苦用心,但我们今天从另一个角度——媒介技术发展史——来看,对于“人脸识别技术”我们恐怕不能持一个简单的否定态度,因为它的背后其实有一个更为复杂的应用逻辑,或者说,这个技术背后潜藏着一个更可能的未来。

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先抛出三个思考的问题:技术是手段还是目的?技术应用与发展的最底层逻辑是什么?人与技术究竟是何种关系?

回答完以上三个问题后,我们再来思考“面对小区安装的人脸识别技术,我们该秉持何种态度”这个今天探讨的主题。

隐私泄露应加强监管,但切忌因噎废食

不管是近几年的电信诈骗案(2016年徐玉玉案)还是快递行业信息泄露事件(2020年圆通信息泄露案)等,在信息时代,我们开始恐惧自己在网上的信息“裸奔状态”,信息的隐私保护愈加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

因此有人对新技术产生疑虑,甚至是恐惧:我不想把信息给你,我要保护隐私。倘若我舍弃一些便利,或许可以换来更安全的保障。

可是将技术弃之敝履,我们真的能获得我们要的安全保障吗?

在徐玉玉电信诈骗案里,徐玉玉被骗子以“领助学金”为名,诈骗9900元,伤心过度引发心脏骤停而离世。徐玉玉刚向教育部门申请助学金,骗子就闻风而动。网友猜测是内鬼在窃取售卖信息。

调查水落石出后,警方发现并无“内鬼”,是嫌疑人用木马攻击省高考报名系统,植入病毒盗取了资料。

技术的发展与进步是日趋完善的过程,为防止网站被攻击,莫非教育部门舍弃互联网,回归用纸笔记录,漫长统计的年代?

其实即使是纸笔记录的年代,也存在信息泄露的风险和可能,关键是我们如何去堵住可能存在的风险,而不是因为有风险的存在,就杜绝新的技术的普及,任何问题的解决都不是一劳永逸的。

技术作为手段,最终目的是便利人类的工作与生活。

被法律学者抵制的人脸识别技术,会不会让生活更方便?答案是肯定的:疫情时小区封锁,无接触式“刷脸”验证入门,提高抗疫人员的工作效率,降低肢体接触的传染隐患。

高校门禁使用人脸识别维护校园治安,已逐渐落实到位。连高铁站都逐渐取消纸质车票,改用身份证和人脸双核验方式,检票进站。

面对技术带来的便利,人们依然在担心隐私泄露,这种担忧确实合理,但是将人脸数据的滥用归因于技术本身,实在太冤,骗子可不是技术诞生后才有的。

为何不换种思维,依靠技术解决隐私泄露?出现漏洞,正确思路是用更好的技术堵住漏洞,而不是因为漏洞废弃掉技术。

正如核技术:尽管存在切尔诺贝利之痛,人类并未废弃核技术,后续通过规范管理,核电站产生源源不断的能量,技术还是在造福人类。

解决隐私泄露这一问题,重点应放在加强信息监管和网站维护,加强对诈骗犯罪的打击力度,加强安全意识教育上。因噎废食弃之不用,只会徒增烦恼。

技术发展的最底层逻辑是简单化

我们来思考这个问题:技术应用与发展的最底层逻辑是什么?是简单化。

科技发展史的一条路径就是尽可能简单。从硅谷乔布斯创立苹果,开创触屏手机时代;再到杭州阿里巴巴创立支付宝,改变消费习惯,互联网的一个逻辑就是简单化、便捷化,可做到“一键触达”。

不管人们是否乐意接受,人脸识别技术确实方便,可以预见这种高效的技术手段最终还是会普及。

支付宝当年涉及资金转账,也背负不安全的隐忧,但操作实在方便,技术跟进后,大规模普及,现在鲜少有人进行线下转账。

淘宝网创立初期也受人质疑,几乎没人接受线上网购的消费模式,再看如今每年都很热闹的天猫双“11”狂欢节,网购已司空见惯。

时代潮流面前,或许我们对技术可以更乐观

问一下你自己,你有多久没用过现金了?

如今ATM机门庭冷落,人们出门不怕没带钱包,怕的是手机没电。当指纹解锁和人脸识别等新技术成为日常,甚至连手机都不需要,刷一下脸就可以在自动贩卖机买到想喝的饮料。把时间倒推十年,谁敢这样想?

快手和抖音刚诞生时,批评声不绝于耳:低俗难看,毁三观,浪费时间。

新生事物总是野蛮生长,初期都是无序混乱的,当直播带货成为提振经济的强心针,当Vlog创作成为新的内容创作增长点,政务部门、名人名星不断入驻短视频平台,曾经唱衰短视频app的声音几乎都听不见了。

我们来思考最后一个问题:人与技术究竟是何种关系?

人作为主体,可以控制技术。对一项技术的简单否定,其实就是人向技术的投降,承认我无法掌控技术,放弃人的主体性。

实际上,人类对这些技术目前完全可控:我们连发射卫星,深入海底都可以控制,连隐私都控制不了吗?不是控制不了,是想不想控制的问题。虽然会有偶发零星的隐私数据泄露,比如快递业泄露客户信息,但不影响大局。

控制技术有两条缰绳:技术和法律,用更好的技术堵住漏洞,用刚性的法律维护权益,而不是随意放弃技术。

二百多年前,哈格里夫斯发明珍妮纺织机替代手工劳动,手工业者愤怒地捣毁机器,但是他们毁不了应用到全世界的蒸汽机,阻挡不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代浪潮。

时光流转,当英国还陶醉于曾经日不落的辉煌时,中国的5G技术应用已走在世界前沿。当5G技术在中国正式商用,还有人以隐私安全为理由,拒绝来自中国的5G基站建设,甚至谣传5G基站会让人致癌。

对技术的忧虑和恐惧,从未在历史上消失过,人类还是发展至今。因为技术由人创造,技术的先进性由人类共享,技术的误差和不完美也是人类在进行改良。

人文社科学者的担忧是必要的,但不要对视野进行自我局限,在历史进程中扮演“传统卫道士”的角色。技术从来不完美,我们也没有必要苛求一个完美的技术。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时代潮流面前,或许我们对技术可以更乐观的态度,多一些耐心和包容。

-END-

编审丨侧影学长

觅游专题热点答题班

如何更高效的练题呢?来【觅游专题热点答题班】??13讲基础课(覆盖新闻学、传播学、新闻史、网传、评论、消息、广告等)?? 12个大专题和42个小专题?? 3讲全年热点事件串讲?? 精批阅每周一题,共12题??真题题海计划每周三题,共36题??1本优质背诵手册 1本评论写作方法书籍??2本专题讲义?? 6讲附送课程

一站式解决基础知识-拓展专题-答题训练,带你高效冲刺。

报名通道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