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怎么读(慎到怎么读)

【家训家规】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闪耀着祖先智慧的光芒,子孙应谨记心头。

慎怎么读(慎到怎么读)

周敦颐

周氏家训

一曰孝

天性之际,无容勉强,然习俗最易移人。凡子弟于解方名知象数之后,即当教之读曲礼,谨幼仪,习而安焉,则戾气自化,循是行之,不以成人而疏瞻依之爱,不以出外而忘明发之怀。亲在不言老,孺慕终身焉可也,如此以事亲,即以课子,是之谓身教。

二曰友

同胞共乳,岂不连属,迨少长而相狎,及有家室而争财。风雨起,鼠雀生,而天性薄矣,是当以一让字药之。兄弟之间,有一能让之人,则争者自愧。孟子曰:不藏怒,不宿怨。则尤属兄弟间之良剂。

三曰谦

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卦六爻皆吉,宇宙事业,慨从谦虚得来。禹拜昌言,周公吐握,圣人且谦,而况其下焉者乎。故谦于接物则礼让生,谦于学问则见闻广,谦于己则志气和,和于兄弟则友恭,和于亲族则姻睦,和于邻里则非议不生,和于童仆则贼盗不入。况家和生百福,惟谦者得之。

四曰忍

智者不忍则机谋速发,勇者不忍则斗狠忘身,语言不忍则驷马难追,财物不忍则贪得丧义,世间多少祸患,皆从忙里生出,多少利益皆从审慎得来。忍之一字,以之修身则进德,以之处家则咸宜,以之待人则人服。语曰:量大则福大,谓其忍也。张公百忍,当以为法。

五曰勤

化工之运,以鸟鸣春,为宇宙传出一段勤劳景状。凡人血气如风之鼓,如水之流,原活发不停。目动则明,耳动则聪,心思勤则智虑发,四体勤则精力生。勤于读书则功名就,勤于耕织则财产丰。勤于谋运则为富家翁,勤于居官则为廉能吏。少年勤则学日进,髦年勤则德益修。卫武公之勉学,鲁敬姜之勤劳,此物此志也。

六曰俭

宇宙之物力其丰蔷常相待耳。此处其有余,彼处其不足。前为其赢,后则受其绌。故厚福之人,必持其平以待之,酌盈剂虚,不吝费亦不过费。于用物之中,存掷节之意,使不尽者常在天地,此俭所以能养福也,而骄奢皆分之弊,亦可以免。

七曰慎习业

良弓之子为箕,良治之子为裘。其传习然也,凡人之家,以读书耕田为本,余皆末务。教人子弟者,令其诵读有成,小之拾青采芹,大之夺魁及第,则幸矣。即不成者,亦可以变化气质,粗知礼让,服田力穑,以待其子孙。有若不能耕者,则技艺中惟医学最上,且可以广储阴德。语曰:三代为医必贵。为其洞明医理,能生活人者许之矣,而庸医断不可为。

八曰严闺门

成周以妇德开基,姜嫄太姒皆圣后也。虽曰妇道无成,而邑姜内助之功,竟等诸吕望召奭之俦。至若李唐之闺门一坏,终代皆丑。人家于子弟议婚时,即须选择。至其内外之闲,男女之伦。姻戚往来之尤当谨小慎为。中乎礼节,内则诸篇,宜熟讲也,愿加意求之。

九曰谨嬖妾

男正乎外,女正乎内,天地之大义也。无端宠妾纳婢,至老不耻,反丈其词曰:子出多门。不知嫡庶之事,实亏家法。昔齐桓五子争立,以致尸蠹出户,而不能获葬,岂不悲耶。今之兄弟成讼,庶母嫡子,露面公庭,子怨其父,父不能瞑目于地下者,可胜道哉。原其初只一点欲念未制,遂不顾及于身后之丑也。若夫嫡妻乏嗣者,固宜纳妾,第不可从少艾姿色起见,妄娶不类之妇。至其嫡庶之分,须要截然明白,则定情安斯为福兆。

十曰广阴德

世之有权力势位,施惠及人者,显德也。若无权无势,能一言一事,生活人命,保全人节,救护人家声名,成全人家婚姻者,阴德也。事之来前,原属无因,我之为之,亦非有意,只此一念恻隐,不为则不忍,为之而尤不敢以告人,史称西伯阴行善是也。然须于未事之先,养一副生活人心肠,竖一番菩萨愿,力遇事则毅然为之,不惜己财,不惮烦若,不求报应,庶为于德有济。至若谤人闺门,淫人妇女,毁人节烈,唆人成讼,绝人宗嗣者,果报不小,尤宜深戒。

周氏家训歌

吾乃周公后,应知甘棠存。

礼乐兴华夏,立国八百春。

汝南旺家族,濂溪誉后人。

尊礼守法度,敬祖莫忘根。

为人恭俭让。处世厚温谦。

事商公诚信,从政仁爱人。

学识精准进,忌满自负心。

邻里和睦处。扶困济众生。

兄弟应友悌,夫婦齐眉情。

敬老携幼稚,孝义是家传。

赌毒不沾手,嫖盗法必惩。

婦男应有别,尊长记人伦。

笑言语必端,汚言省自身。

守法身自贵,尊礼人皆敬。

报国廉忠勇,光宗耀门庭。

亦文亦能武,福寿双双临。

高德昭月月,大道通乾坤。

立身自示范,佑启有后昆。

唯我周公后,濂溪百世孙。

殷勤遵圣训,笃信守贤文。

礼乐千秋仰,图书万苦存。

居身恭俭证,处世厚谦温。

报国忠廉节,传家孝义纯。

闺门宜整肃,礼法不容紊。

男女非无别,尊卑自有伦。

笑言休苟且,举念要平匀。

戒慎其不赌,恐惊所费闻。

存心思济众,立志望超群。

无罪身为贵,成仁名亦尊。

高明昭日月,大道遍乾坤。

赫赫流芳远,巍巍树德敦。

吾人能学武,福寿永长春。

上可光先祖,下堪裕后昆。

汝南堂周氏家训

自古巨宗望族,莫不有家禮家訓,昭示子孫,永垂鑒戒,用作懲勸,爰探其主肯而發明之,撮其要義而擴大之。

治家傳上策,克儉克勤;教子有良方,課庚課讀。勿越軌而犯法,毋長惡而飾非。遠匪人所以避禍,視君子所以省愆。善日積而名彰,惡日滋而身滅。

從淫欲,習賭博,敗家即在目前;用機巧,行乖張,享業只爭瞬息。禮義廉恥存半點,不愧為良民;士農工賈成一家,無沗于大眾。

詩書不可少廢,勿諉子弟為庸愚;祭祀不可虛疎,毋以祖宗為遼遠。矜孤恤寡,敬老憐貧。因財賄而失友朋,殊非義士;聽婦言而疏骨肉,豈是丈夫?勿發人之陰私,勿唆人之訴訟。

勿輕妯娌,勿蔳鄉鄰。橫逆之來,安知非我之有虧,當平心自問;潛愬所及,何必恨人之詭議,宜著意訪求。靜坐當思己過,閒談莫道人短

宴會有節,勿務為長夜之歡;妓女易誘,亟擯諸大門之外。園蔬四季長春,可以無饑;國課及早輸將,斯稱至樂。相逢肩挑貿易,勿占便宜;每遇困苦視隣,宜加撫恤。

婚姻無慕勢利,取與更要分明。尊師重儒,敦宗睦族。一團和氣,斯真為大家;同室操戈,即流為敗俗。毋恥惡衣惡食,菜根咬得有余香;須法善行善言,仁義飽時無俗態。

善不期人見,便是真善;惡惟恐人知,便是大惡。不得則反求諸己,不欲則勿施于人。本此修身,一家庶幾於仁孝;用之處世,四海皆致其敬恭。愿我子孫,勉旃毋忽。

读书为重,次即农桑。取之有道,工贾何妨。

克勤克俭,勿怠勿荒。孝友睦姻,六行皆臧。

礼义廉耻,四维毕张。处于家也,可表可坊。

仕于朝也,为忠为良。神则佑汝,汝福绵长。

倘背祖训,暴弃疏狂。轻违礼法,乖桀伦常。

贻羞祖宗,得罪彼苍。神则殃汝,汝必不昌。

最可憎者,同类相残。不念同气,偏论异乡。

手足干戈,我心忧伤。愿我族姓,怡怡雁行。

通以血脉,泯厥界疆。汝归和睦,神亦安康。

引而亲之,岁岁登堂。同底于善,勉哉勿忘。

《周氏祖训》

奉公上

以下奉上,令行禁止;

虽刑罚累累,不加顺民;

幼而学、壮而行,夙夜不懈,方成贤士;

故以孝悌为基、恭默为本、平和为世、畏怯为法、勤俭为铭;

不贪慕虚荣、阿谄权奸;

不攀龙附凤、飞扬跋扈;

不渔肉乡里,为祸地方;

不强辞夺理,有辱国格;

安分守已即不辱祖先也。

重本根

人之发肤,受之父母:父母之源,来自先祖;

如此类推,当知家族一脉相承,势如根枝,荣枯与共;

爱宗祖自培其根。爱父母自丰其本。爱族众自壮其力。

百流归海,万源归宗。族人应豁然知其所以、明晰由来即往。

铭感宗功祖德之余,自重族属之谊、自遵派序之例、自睦族属之亲;

阖族团结,互为提携,彼此庇荫,共步康庄!

联同气

一父之子,分为二体,二体相连,此兄弟之伦也。

襁褓之时,同乳食、同席寝、同出入、同归学、同师游、同嘻戏、同笑泣,天性纯厚,亲密无间;

至成人阋于财势而各怀机心,各私其身,各逞所见;

各爱所亲:遂致兄弟反目,视同路人,甚而同根相煎、同气相残、竟成仇隙,全然不念手足情份,争忿全在财利之间;吾有诗云:

千朵桃花一树生,风雨凌欺自飘零,万花丛中孤一朵,恨不化泥独自怜。族人细细把味,自知自剪其枝等同自掘其根;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因利阋墙招至孤身无助、岂能长存于天地间乎?

慎交游

人之履世,交游定矣。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是谓交游务当谨慎,变友须辩忠奸;时时警醒,切莫以权利相衡,为世相口舌所惑、为灯红酒绿所迷;

古有入鲍鱼之肆,久而不知其臭;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从于小人,自擅势利奸邪之术;

从于庸人,自多俗语陋习之癖;

从于诤者,自重刚正行端之礼;

从于智者,自拥敏睿聪慧之资;

故交友如从师,善恶自彰也。

力耕桑

衣食者廉耻之源也。

农人耕作虽苦,更有赖天时地利,但春种秋收,自有其乐;

餐荤食素,丰俭由心;

即无虑庙堂之高、又不愁尔虞我诈;

耕耘播种,饲养收获率性而为;

得此惬娱,夫复何求?况大富由命,小富由勤,切戒妄自菲溥,甘为人奴;

当知自食其力有何不及人处?

勤诵读

家无读书子,礼义从何明?

故家有子女,无分聪愚都当授教。

读书非搏高名,实是习圣贤之言行,辩宏微之理论,学不明之知识,察世界之风云。

致学有所成者,亦当克守本分,不得恃才傲物,凌人霸戾;

古言云:家门出一个丧元气的进士,不如出一个积阴德的平民。

是谓学以致用,用必得当;

学有所成,成当济世攘族;

若存一已之私,漠视民生。

纵然权倾朝野,富可敌国,又何堪妨仿宗法,凛于人前呢?

立品行

品行者,道德基准也。

人无论贫富贵贱,皆当修身养性;

行止端方,不为世俗所染,不为功利所惑;

谦谦君子风,笃笃正人形。

古有胎教之法:

母有孕无邪思,言笑不苟,依时安寝不惊,动静有节,喜怒有常,饮食坐卧端方,生子自然性聪灵慧,品行纯笃;

及至延师为学,视其聪愚,农工商贾专而习之。

夫品行者,当朴而无华,静而无燥,拘而无放,谨而无哗,入孝出悌,不失风雅;

奉公守法,不越常规;

处世为人,不失礼义;

为官为民,不亢不卑。

淡泊名利,荣辱不惊。

正心术

人之善恶,发乎于心;

心有所动,形有所容;

故人当清心寡欲;常怀忠厚;

切忌热衷名利,好吃懒做;

巧言令色,心怀不轨;有道是苍天有眼观心术,报应不爽惩奸邪。

慎言语

祸从口出,此系言之不慎也。

夫言为心声,但言多不如寡言,有言不如无言。

规谏者铮言屡屡,终取其辱;侮人者喋喋不休,天怒人怨;争执由此起,讼狱由是兴;

又或泛论事故、凑合成巧,高谈阔论,扬人所短;

遇生客谈时事,对外人说家丑、聚戏场议官政、皆取祸之道也。

故且唱过头喏,莫说过头话;当言少语,以不亢不卑为度,温和敦厚为本,切忌逞笔锋之利、造歌作状,明攻暗揭,人受其害,我快其意,最犯造物之忌;

是应洁身自好,谨言慎行。但将冷眼看世界,荣辱兴衰在心田。

躬节俭

人之在世贫贱即定,生死荣辱,概不由人。

故宜富家患贫、常将有日思无日;

贫民思富、莫把无时当有时

;挥霍一席酒,穷汉半年粮;

起家犹如针挑土,败家好比水洗沙;

举步何劳车马叫,信脚行来身自健;

暴殄天物,入不敷出;华衣锦食,挥霍无度皆败类,切需慎之戒之。

睦族和邻

天下万物始于其宗,穷其源头乃一本也。

即为一本理当和睦又何生欺慢之心?故为宗氏,应尊长爱小互相礼敬,遇难而帮、遇贫则济,遇恶则纠;切忌攀富附贵,远贫拒穷,使族人无所依附,行同路人;

如此旷日持久,家族威严扫地,纵然自己一时高高在上,因自己自掘其根,又何能长远?举凡大家,首当固本清源,致成方阵,一荣俱荣;

力量不分贫富贱,家门岂论尊卑微,睦族敬宗,礼之使然。天下一家,无分伯仲,邻里之间,无分高下;卜居必择仁里,结伴务求贤良;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

邻里者犹同根之树,同枝之蔓;

应气同声,声相近、切忌白作清高,盛气凌人;

当知远亲尚不及近邻,邻里和睦善莫大焉。

禁憎巫

左道旁门惑众生,焚香聚众迷生灵,生前不修良善事,死后何能罹孽魂。

是说人生有命,富贵天成;夭寿不二,惜身以俟。有说修来世者,嗟呼当世尚不能自保无祸,又何谈来世富贵荣禄?

若然舍当前应作之事而不做,一味求助渺渺冥冥空虚无用之神鬼,终是椽木求鱼,竹蓝打水;

现世诸多忤逆不孝之徒,生不敬养父母,死后修斋超度,其道事涉幻杳,纵有神明在天,又岂能助忤逆之奸,遂忤逆之愿?

故此,人之善恶,不在僧巫宏法;

果有其为,姑掩凡人耳目,非为不孝,即有过恶,事从朝山礼祖,冀图免罪;岂不闻举头三尺有神明,不图洗心革面,痛敢前非,而欲求神庇佑,神祖又可欺乎?

古言云:生为明圣,殁为明神,生不忠良,死为下鬼。

古往今来,圣贤尚多舛危,良善亦多灾难,非神灵不佑,天理失彰,盖因命犯艰厄,无从庇护也;

是故有好人不长寿,祸害一千年之谣;

据此,人之为人,当克守本分,勤俭务实,谦和处世;

不亢不卑,自济自足,确如此,又何必跪僧巫,求荣禄,兢兢惧报,夙夜忧烦?

以上诸条,皆人生当务之切要,故不揣谆复劝勉;虽辞有未尽,然理有一定,事则无方;明晰洞幽,有待后人思量。

但以上文传世,作为义训示蒙,开发心志,勉力勤学圣贤,当不至误入歧途;一切权谋果报修身处世之道,当了然于胸矣!

岭北《周氏宗谱》家训

忠仁

急公乐善扶危困

孝悌

追念远祖睦同宗

友爱

惠恤老幼惜孤贫

倡随

夫妇相爱敬如宾

诚信

言行必果诚为本

耕读为先勤敬业

衣食简朴禁奢靡

崇礼教孝敬长辈

亲情族谊和为贵

除恶习戒贪戒淫

(周银翠 收集)

上周、上岙周、上金、小炉头等葭芷周祖系周氏家训

宗规计一十六则

自家庭乡黨以至涉世应务,均列于宗规于此,见一举足而不忘祖宗之训

遵乡约

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这六句包尽做人的道理,凡为忠臣、为顺孙、为圣世良民,皆由此出,无谕圣愚,皆晓得此文义,只是不肯著实遵行,故自陷於过恶。今倣乡约仪节,每朔日族长督率子弟齐赴听讲,各宜恭敬體认共成美俗

展祠墓

祠乃祖宗神灵所依,墓乃祖宗體魄所藏,子孙思祖宗不可见,见所依所藏之处即如见祖宗。时而祠祭,时而墓祭,必加诚敬。凡栋宇有坏则葺之,罅漏则补之,垣砌碑石有损则重整之,蓬棘则剪之,树木什器则爱惜之,或被人侵害盗卖盗塟则同心协力复之,患无忽小视无逾时,此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之道,族人所宜首讲者。

辨族姓

类族辨物,圣人不废世以门第相高,间有非族,认为族者或自外邑移居本村,或继同姓子为嗣,是非难淆,疑似宜辩蓋神不歆非祭,处亡处人之道当如是也

正名分

同族兄弟叔姪名分彼此,称呼自有定序,近世风俗浇漓或狎於亵昵,或狃於阿承,皆非礼也,拜揖必恭,言语必逊,坐次必依,先后不论,近族远族俱照叔姪序列,若同宗义男亦必有约束,不得凌犯疎房长上,以寓杜渐防微之意。

睦宗族

睦族之要有三,曰尊尊、曰老老、曰贤贤。名分属尊,行者尊也,则恭顺退逊为称,分属难卑而齿迈者老也,则扶持保护事以高年之礼,有德行者贤也,贤者乃本宗桢干,则亲炙之,景仰之,每事效法忘分忘年以敬之,此之谓三要。又有四务:曰矜幼弱;曰恤孤寡;曰周窘急;曰解忿竞,幼者稚年,弱者鲜势,人所易欺,则矜之,一有怜悯之心,自随处为之效力矣,鳏寡孤独王政所先得,於耳闻目击,则恤之,若衣食不给,生计无聊者则周之,量已量彼可为,则为不望其报,亦不使人知,吾尽吾心焉。人有忿则争,遇一人劝之气遂平,遇一人助之气愈激,然,当局迷者多矣,居间解之,族人之责也,此之谓四务,引而伸之,为义学、为义田、为义会、为义塚善乎。范文正公之训曰:宗族于吾,固有亲疎,自祖宗视之,则均是子孙,此先贤格言也。

重谱牒

谱牒所载皆宗族,祖父名讳,孝子顺孙目可得睹,口不可得言。收藏贵密,保守贵久,如有不肖辈鬻谱卖宗,或誉写原本,瞒众覔利,致使以假混真,紊乱支派者,不惟薄视公众,抑且得罪祖宗众共黜之。

肃闺门

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君子正家,其闺门未有不严肃者,纵使家道贫富不齐,如馌耕採桑、操井臼之类,势所不免,而清白家风自在,或有不幸寡居则丹心铁石,白首冰霜,亦以三从四德,姆训夙娴,养之者素也,若徇利妄娶,门阀不称,家教无闻,又或赋性不良,悍妒长舌,至於结社讲经,不分晓夜者,闲家之道切宜禁忌。

豫蒙养

古人有胎教,有能言之教,又有小学大学之教,随其资质严加训迪,是以子弟易於成材,今俗教之作文,取科第功名止矣,德行未及也,次者杂字法版牍,以便商贾书计,又其下者作为状词活套,长其刁风,是虽爱之实害之矣。

译文:古人就有胎教,又有语言教育;也有识字教学和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的教育。更要随其资质严加教导,因此子弟们就容易成才。现在世俗的人们教育子弟的情况怎样呢?最好的,教给他们写文章,等到考取科举获取功名之后就停止了;比功名更重要的道德,他们却没有教。较好的,教给他们识写汉字并写请柬和书信,来便于经商做买卖记录和计算。最差的,是教给他们提起诉讼的文书和生活中的俗语常谈,把它作为将来有一天耍狡猾之用。这样,即使在教育他们,但实际上也是在害他们啊。

厚姻里

姻者族之亲,里者族之邻。远则情义相关,近则出门相见,况童蒙时,或多同馆,或共嬉遊,比之路人不同,凡事皆当从厚,通有无,恤患难,不论曾否相与,俱以诚心和气遇之,即使彼会待我薄,久且感而化矣。

勤职业

士、农、工、商,业虽不同,皆是本职,如士者,则须先德行,后文艺,切勿因读书识字,舞弄文法,倒置是非,造歌谣,匿名贴,举监生员,不得出入公门,有玷行止,仕宦不得以贿败官,贻辱祖宗,农者,不得窃田水,纵牲畜作践,欺赖田租。工者,不可作淫巧,售敝伪器什。商者,不得纨袴冶游,酒色浪费。亦不得越四民之外,为僧道,为胥隶,为优戏,为椎埋屠宰,若赌博一事,相習成风,尤为乡族不齿,愿人共戒之也。

供赋役

赋税力役,皆国家法度所系,若拖欠钱糧,躲避差役,便是不良百姓,恼官府,累身家,又准不得,事是何算计,故勤业之人,将一年本等差粮先要办纳明白。

止争讼

盖讼事有害无利,要盘缠,要奔走,若造机关又坏心术,且无论官府廉明如何,进城市,即被歇家撮弄,进衙门即受皂役呵叱。伺候几朝夕,方得见官,理直猶可,理曲到底吃亏,甚至破家辱身,冤冤相报,延及子孙。总之则为一念客气,始不可不慎。经曰:“君子以作事谋始,始能忍终无祸,始之时义大矣哉。”

崇节俭

人生福分,各有限制,若饮食衣服,日用起居,不免多费多取,其敝在於好门面,一念如争讼,好赢的门面,则鬻产钻刺,讨人情礼节,好富厚的门面,则卖田嫁女,重聘求媳,铺张开发,散帛击鲜,力实不支,没法应用,不知剜肉补疮,所损日甚,此等恶俗可悯可惜。

严守望

上司设立保、甲,只为地方,而百姓却乃虚应故事,以致防盗无术,此其自为计疎也,民族雖散居,然多者千烟,少者百室,少者数十户,兼有乡邻同井,相友相助,须依奉上司条约,平居互仪,出入有事,递为应援,或合或分,随便邀截,若约中有不遵防范,蹤迹可疑者,即时察之。

(15)邪巫当禁:禁止师巫邪术,律有明条。盖鬼道盛,人道裒,理之一定者。故曰国将兴听于人,将亡听于神,况百姓之家否。故一切左道惑众,诸辈宜勿令至门。至于妇女识见庸下,更喜媚神邀福,其惑于巫术也尤甚于男子。且风俗日偷,僧道之外又有斋婆、卖婆、尼姑、跳 神、卜妇、女相、女戏等项,穿门入户,人不知禁,以至哄诱费财,甚或有犯奸盗者为害不小,各夫男须皆预防,察觉其动静,杜其往来,以免后悔。此是齐家最要紧事。

禁师巫

妇女识见庸下,最喜祈神邀福,其惑於邪巫也尤甚於男子。且风俗日偷,僧道之外又有斋婆、卖婆、尼姑、跳神、卜妇、女相、女戏等项,穿门人户,哄取财物,为害不少,各夫男皆宜预禁,以免后悔。

行四礼

冠、婚、丧、祭礼节繁多,师其意而用之可也。如冠,则实不用币归俎,不用牲,祝词不重出,加冠醮酒祝后次第与之。婚,则禁同姓禁服妇,改嫁恐犯离异之律,女未及??无过门夫亡、无招赘、无招夫养夫,贻辱宗祊。丧,则惟竭力於,衣衾棺槨遵礼,哀泣服内不嫁、娶,不听乐,不与宴贺,葬必择地,不得泥风水。祭,则聚精神致孝哀,内外一心,长幼整肃,具物惟称家有无,不得为非礼之礼,此皆孝子慈孙所当尽者。

以上十六条,宗规惟此,至详且悉,可以保身家,可以培风化,可以妥先灵,可以裕后。启孝悌尽于斯,忠信立于斯,礼义敦于斯,廉耻励于斯,四书中之要言,六经内之精义也。尔曹口颂心维,身体力行。毋谓尔富,富即伏贫。毋谓尔贵,贵即伏贱。毋谓尔强,强即伏弱。毋谓尔巧,巧即伏拙。宁失厚毋失薄,宁失质毋失文。严辛云曰:“不常午分,宜诚吾家,不远鉴矣。”惟愿三复诸款,恪守成章,俎豆香火,积久弥光,则先人幸甚,即宗祠幸甚。

上周周氏家训

宗规计一十六则

自家庭乡黨以至涉世应务,均列于宗规于此,见一举足而不忘祖宗之训

遵乡约

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这六句包尽做人的道理,凡为忠臣、为顺孙、为圣世良民,皆由此出,无谕圣愚,皆晓得此文义,只是不肯著实遵行,故自陷於过恶。今倣乡约仪节,每朔日族长督率子弟齐赴听讲,各宜恭敬體认共成美俗

展祠墓

祠乃祖宗神灵所依,墓乃祖宗體魄所藏,子孙思祖宗不可见,见所依所藏之处即如见祖宗。时而祠祭,时而墓祭,必加诚敬。凡栋宇有坏则葺之,罅漏则补之,垣砌碑石有损则重整之,蓬棘则剪之,树木什器则爱惜之,或被人侵害盗卖盗塟则同心协力复之,患无忽小视无逾时,此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之道,族人所宜首讲者。

辨族姓

类族辨物,圣人不废世以门第相高,间有非族,认为族者或自外邑移居本村,或继同姓子为嗣,是非难淆,疑似宜辩蓋神不歆非祭,处亡处人之道当如是也

正名分

同族兄弟叔姪名分彼此,称呼自有定序,近世风俗浇漓或狎於亵昵,或狃於阿承,皆非礼也,拜揖必恭,言语必逊,坐次必依,先后不论,近族远族俱照叔姪序列,若同宗义男亦必有约束,不得凌犯疎房长上,以寓杜渐防微之意。

睦宗族

睦族之要有三,曰尊尊、曰老老、曰贤贤。名分属尊,行者尊也,则恭顺退逊为称,分属难卑而齿迈者老也,则扶持保护事以高年之礼,有德行者贤也,贤者乃本宗桢干,则亲炙之,景仰之,每事效法忘分忘年以敬之,此之谓三要。又有四务:曰矜幼弱;曰恤孤寡;曰周窘急;曰解忿竞,幼者稚年,弱者鲜势,人所易欺,则矜之,一有怜悯之心,自随处为之效力矣,鳏寡孤独王政所先得,於耳闻目击,则恤之,若衣食不给,生计无聊者则周之,量已量彼可为,则为不望其报,亦不使人知,吾尽吾心焉。人有忿则争,遇一人劝之气遂平,遇一人助之气愈激,然,当局迷者多矣,居间解之,族人之责也,此之谓四务,引而伸之,为义学、为义田、为义会、为义塚善乎。范文正公之训曰:宗族于吾,固有亲疎,自祖宗视之,则均是子孙,此先贤格言也。

重谱牒

谱牒所载皆宗族,祖父名讳,孝子顺孙目可得睹,口不可得言。收藏贵密,保守贵久,如有不肖辈鬻谱卖宗,或誉写原本,瞒众覔利,致使以假混真,紊乱支派者,不惟薄视公众,抑且得罪祖宗众共黜之。

肃闺门

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君子正家,其闺门未有不严肃者,纵使家道贫富不齐,如馌耕採桑、操井臼之类,势所不免,而清白家风自在,或有不幸寡居则丹心铁石,白首冰霜,亦以三从四德,姆训夙娴,养之者素也,若徇利妄娶,门阀不称,家教无闻,又或赋性不良,悍妒长舌,至於结社讲经,不分晓夜者,闲家之道切宜禁忌。

豫蒙养

古人有胎教,有能言之教,又有小学大学之教,随其资质严加训迪,是以子弟易於成材,今俗教之作文,取科第功名止矣,德行未及也,次者杂字法版牍,以便商贾书计,又其下者作为状词活套,长其刁风,是虽爱之实害之矣。

厚姻里

姻者族之亲,里者族之邻。远则情义相关,近则出门相见,况童蒙时,或多同馆,或共嬉遊,比之路人不同,凡事皆当从厚,通有无,恤患难,不论曾否相与,俱以诚心和气遇之,即使彼会待我薄,久且感而化矣。

勤职业

士、农、工、商,业虽不同,皆是本职,如士者,则须先德行,后文艺,切勿因读书识字,舞弄文法,倒置是非,造歌谣,匿名贴,举监生员,不得出入公门,有玷行止,仕宦不得以贿败官,贻辱祖宗,农者,不得窃田水,纵牲畜作践,欺赖田租。工者,不可作淫巧,售敝伪器什。商者,不得纨袴冶游,酒色浪费。亦不得越四民之外,为僧道,为胥隶,为优戏,为椎埋屠宰,若赌博一事,相習成风,尤为乡族不齿,愿人共戒之也。

供赋役

赋税力役,皆国家法度所系,若拖欠钱糧,躲避差役,便是不良百姓,恼官府,累身家,又准不得,事是何算计,故勤业之人,将一年本等差粮先要办纳明白。

止争讼

盖讼事有害无利,要盘缠,要奔走,若造机关又坏心术,且无论官府廉明如何,进城市,即被歇家撮弄,进衙门即受皂役呵叱。伺候几朝夕,方得见官,理直猶可,理曲到底吃亏,甚至破家辱身,冤冤相报,延及子孙。总之则为一念客气,始不可不慎。经曰:“君子以作事谋始,始能忍终无祸,始之时义大矣哉。”

崇节俭

人生福分,各有限制,若饮食衣服,日用起居,不免多费多取,其敝在於好门面,一念如争讼,好赢的门面,则鬻产钻刺,讨人情礼节,好富厚的门面,则卖田嫁女,重聘求媳,铺张开发,散帛击鲜,力实不支,没法应用,不知剜肉补疮,所损日甚,此等恶俗可悯可惜。

严守望

上司设立保、甲,只为地方,而百姓却乃虚应故事,以致防盗无术,此其自为计疎也,民族雖散居,然多者千烟,少者百室,少者数十户,兼有乡邻同井,相友相助,须依奉上司条约,平居互仪,出入有事,递为应援,或合或分,随便邀截,若约中有不遵防范,蹤迹可疑者,即时察之。

(15)邪巫当禁:禁止师巫邪术,律有明条。盖鬼道盛,人道裒,理之一定者。故曰国将兴听于人,将亡听于神,况百姓之家否。故一切左道惑众,诸辈宜勿令至门。至于妇女识见庸下,更喜媚神邀福,其惑于巫术也尤甚于男子。且风俗日偷,僧道之外又有斋婆、卖婆、尼姑、跳 神、卜妇、女相、女戏等项,穿门入户,人不知禁,以至哄诱费财,甚或有犯奸盗者为害不小,各夫男须皆预防,察觉其动静,杜其往来,以免后悔。此是齐家最要紧事。

禁师巫

妇女识见庸下,最喜祈神邀福,其惑於邪巫也尤甚於男子。且风俗日偷,僧道之外又有斋婆、卖婆、尼姑、跳神、卜妇、女相、女戏等项,穿门人户,哄取财物,为害不少,各夫男皆宜预禁,以免后悔。

行四礼

冠、婚、丧、祭礼节繁多,师其意而用之可也。如冠,则实不用币归俎,不用牲,祝词不重出,加冠醮酒祝后次第与之。婚,则禁同姓禁服妇,改嫁恐犯离异之律,女未及??无过门夫亡、无招赘、无招夫养夫,贻辱宗祊。丧,则惟竭力於,衣衾棺槨遵礼,哀泣服内不嫁、娶,不听乐,不与宴贺,葬必择地,不得泥风水。祭,则聚精神致孝哀,内外一心,长幼整肃,具物惟称家有无,不得为非礼之礼,此皆孝子慈孙所当尽者。

以上十六条,宗规惟此,至详且悉,可以保身家,可以培风化,可以妥先灵,可以裕后。启孝悌尽于斯,忠信立于斯,礼义敦于斯,廉耻励于斯,四书中之要言,六经内之精义也。尔曹口颂心维,身体力行。毋谓尔富,富即伏贫。毋谓尔贵,贵即伏贱。毋谓尔强,强即伏弱。毋谓尔巧,巧即伏拙。宁失厚毋失薄,宁失质毋失文。严辛云曰:“不常午分,宜诚吾家,不远鉴矣。”惟愿三复诸款,恪守成章,俎豆香火,积久弥光,则先人幸甚,即宗祠幸甚。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