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在美国业务怎样解决的(怎么解决tiktok无法使用的问题)

马建英:解除对TikTok和微信禁令,美国想通要“回头”了?

作者:马建英,山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来源:百通社

微信平台编辑:周悦

6月9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指令,撤销了此前针对中国互联网短视频社交平台TikTok、移动应用程序微信等多款中国应用程序的禁令。

2020年8月6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称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微信及其中国母公司进行任何交易。但由于多名微信美国用户和TikTok分别在美各地法院提出诉讼,多处法院裁决暂缓执行上述禁令,美国商务部宣布暂不执行相关行政令。

如今,拜登的行政令完全取消了禁令——似乎美国新政府在针对中国企业进行无理打压的错误道路上有所“回头”。

真的是这样吗?

1 表面解除禁令,实则留有后手

表面上来看,拜登解除对TikTok和微信禁令的举动,是对前任政府错误政策的“拨乱反正”。

然而,拜登的最新行政指令还要求美国商务部与其他有关部门协商,在180天内拿出一套新的方案,采取额外的行政和立法措施,以解决由外国“对手”拥有或控制的人员,或受外国“对手”管辖或指导的人员,设计、开发、制造或提供的有关软件应用程序的相关风险。

tiktok在美国业务怎样解决的(怎么解决tiktok无法使用的问题)

可见,拜登政府并不是要真正解除对TikTok和微信等应用程序的禁令,而是要在180天内出台一个替代方案,即通过制定出一揽子更有效的和更全面的举措,用以对付“对手”(包括中国在内)有关软件程序带来的所谓“风险”。

所以说,特朗普政府禁止TikTok,很大程度上是出于TikTok粉丝对其搞恶作剧的报复,属于公报私仇、完全没有章法。而拜登政府的新指令,属于把所有制裁手段用法律的方式制定并调理清晰,并且还把制裁的范围扩大了,这显然是对此前美国对华实施制裁和禁令的一种推进和完善。

对于美国解除对TikTok和微信禁令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行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中方始终敦促美方切实尊重市场经济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停止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停止滥用国家力量武力打压中国科技企业的行径,公平、公正、非歧视性地对待中国企业。中国政府将继续坚定维护本国企业的正当合法权益。”

2 美国对华战略对抗进入新阶段

无独有偶,就在拜登政府发布上述指令的前一天,美国国会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份长达1445页、涉及约2500亿美元巨额投资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

该法案的母本就是此前受到广泛关注和讨论的《无尽前沿法案》。

根据《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美国国会将授权拨款1900亿美元,用以提升美国在关键技术领域的基础和先进技术实力,涉及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物科技、机器人、5G、新能源等领域。另外还会拨款540亿美元专门用于半导体、微芯片、电信设备的生产。

这一法案涉及的巨额投资,创下了美国几十年来科学研究投入的纪录,显示出在与中国进行的新科技革命竞争中,美国充满着巨大的紧迫性和危机感。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要对美国的科技和研发机构进行大规模投资外,该法案还直接涉及了一些与中国相关的规定,包括:

授权美国总统利用其全部权力对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或从此类盗窃中受益的个人或实体实施制裁,以及对支持或参与网络攻击,或以其他方式代表中国破坏美国的网络安全的外国实体或个人实施制裁;

计划成立一个跨机构工作组,以解决所谓的中国对于市场的操纵问题,并授权用于支持中国的独立媒体;

禁止将社交媒体应用程序TikTok下载到美国政府设备上;

阻止购买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制造和销售的无人机;

允许外交官和台湾军方在美国执行公务时展示他们的旗帜并穿着他们的制服;

对可能被用于支持侵犯人权的物品的出口管制进行审查等。

先是美国会参议院通过全面的对华竞争新法案,后是拜登政府筹划限制中国应用软件程序的新方案——这“一前一后”的行为绝非偶然,它是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之间“夫唱妇随”,利用“全政府”模式对抗和打压中国的最新发展。

无怪乎,发起该法案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欢呼,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而拜登也表示了对该法案的支持,声称“我们正处于一场争夺21 世纪胜利的竞争中,发令枪已经响起……我们不能冒落后的风险。”

因此,拜登政府签署的上述行政指令,可谓是在行政层面上对国会出台对华打压法案的密切“配合”,显示出美国针对中国的对抗战略,进入了一个“府会之间无分歧”的新阶段。

3 “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应当说,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不仅没有改变特朗普政府对华无理打压的战略,反而在对抗中国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所使用的策略也更为娴熟和老练。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美国对华战略对抗的思维和心态,都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冷战后,美国长期进行战略扩张,到处插手世界事务,出现战略透支,以至于如今美国的相对国力有所下降——这是美国自身原因造成的。

与此相应,中国今天所取得的国家实力地位,是中国长期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回报,是中国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自身艰苦奋斗的结果。

美国与中国之间国力的此消彼长,是各自遵循了不同的发展战略的自然现象,不是一方的“因”,导致了另一方的“果”。

换言之,近年来美国所遭遇到的国内外挑战,不是“中国威胁”造成的。因此,美国的一些政客动辄将美国的问题归咎于中国的崛起,显然是抱怨错了对象。

目前,美国国内面临着政治极化严重、贫富差距拉大、种族矛盾加剧、基础设施建设亟待更新等问题,拜登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缓解上述问题的“新政”,需要“刀刃向内”。

一味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来维持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以人权、宗教等为借口干涉中国内政,以台湾、新疆等为抓手来分裂分化中国,以科技、经济脱钩等剥夺中国正当享有的发展权利,都无助于解决美国自己的问题。

进一步而言,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能否胜出,关键要看美国能不能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所指出的那样,“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是美国自己的事,但不要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数字经济智库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为了更好的服务数字中国建设,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加强数字经济建设过程中的理论交流、实践交流。来自中国数字经济以及“一带一路”建设领域的专家学者们成立了数字经济智库,为数字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担任名誉院长,知名青年学者黄日涵、储殷等领衔。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是数字经济智库旗下的专门平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