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是啥意思(说一个人矫情是什么意思)

BAZAAR独家专访了演员郝蕾。

这次作为2020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山一创投会”终审评委的她与我们对话。

矫情是啥意思(说一个人矫情是什么意思)

郝蕾对于越来越多的女性导演的作品感到惊喜,她也鼓励更多的影展去加入女性题材和创作单元。同时郝蕾和青年导演夏昊合作的新片《23号》也已经完成了拍摄。

从创作者的角度出发,在郝蕾看来,中国的电影需要变得更加多元化:“不论是文艺片还是所谓的商业片,它都应该是非常多元的,哪怕是爆米花电影也必须要存在。现在多了一些女性的创作者,我觉得是另外一种声音,我觉得很好。我对今天上午的山一WIP发展中项目觉得很惊喜,因为女导演真的都很讲究镜头的技法语言,这个是我看到很开心的事情。”

另外,聊到流量,郝蕾觉得自己很迟钝:“经常是我刚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其实他已经不是顶流了,变化非常快,但在他们那个工业系统里边没有对错之分。”

“综艺节目就是能换来好的戏让你演吗?其实是不能的,只能换来下一个综艺节目。这个相互之间是没有必然联系的。”

“我觉得电影首先就应该多元。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是所谓的文艺片还是商业片,它都应该是非常多元的。哪怕是“爆米花电影”也必须要存在。”

这次参与山一创投会作为终审评委,监制与制片人的身份让您对青年导演的女性题材创作有何建议?

我不太喜欢单独去强调某一个权利,我觉得那是不属于我的观点。我觉得先不管创作者是什么、哪个性别、哪个年龄,你要拿实力说话。这个东西拿出来好不好?这个是重点。当然如果我们有这个东西(实力),我们是女导演怎么啦?我就是比你男导演拍得好,那不就完了嘛,对吧?(笑)那就好了呀。

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影节展加入了有关女性题材创作的单元,对此您怎么看?

我觉得电影首先就应该多元。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是所谓的文艺片还是商业片,都应该是非常多元的。哪怕是“爆米花电影”也必须要存在。多了一些女性的创作者,我觉得是另外一种声音,我觉得很好。比如说,今天山一的WIP项目里也有《汉南夏日》,前半个月我在丝绸之路(电影节)做评委,它也得了奖。那没什么可聊的,这就是拍得好,这就是完成得很棒啊,人家还是处女作,拿实力说话就好了,是吧?我们只看电影,我们并不关注电影以外的东西。

“去年有人说《春潮》这个片子太矫情了,这个是我极其反感的一种说法。我们可以说它拍得不好、完成度不高,或者哪儿出了问题,我觉得都OK。但矫情是什么意思?”

您自己有没有想要尝试表达的女性题材?

今年或者说近两年,女性题材和女性创作者增多,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以前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强调女权的人,因为我觉得你强调任何一种权利都是对这种权利的不自信,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姿态。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遇到了一两件小事,也让我重新有了一个感触。我认为必须得强调。好像在我们中国文化的传统里,女性权利会被习惯性地忽视。

去年有人说《春潮》这个片子太矫情了,这是我极其反感的一种说法。我们可以说它拍得不好、完成度不高,或者哪儿出了问题,我觉得都OK。但矫情是什么意思?哪里矫情,对吧?因为你自己没有感受过这种压迫,你就要忽视别人的表达吗?别人把它表达出来就是矫情?

而且这种家庭的问题在中国不是少见的,我们从上海电影节首映了以后,豆瓣上无数的人上来写长篇大论,我都觉得他们写的那些东西都能改编成一个电影,都真实到比《春潮》还要可怕的地步。为什么会惯性忽视?难道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范围内,就变成一种矫情吗?这种观念我觉得是需要纠正一下的。

如何理解《春潮》中的“你与母亲的关系,决定了你与世界的关系”?

这句话是我让他们放在海报上面的,原因是这句话出自德国的心理学家伯特·海灵格。因为我之前做了很多年的心理疗愈的公益组织,所以我非常了解原生家庭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那么当时我看到这个剧本去接演这个戏,也是因为我觉得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太重要了。后来他们在选海报和开后期会议的时候,他们也争取过我的意见。那我就跟他们说把这句话放上去。

我们通过什么来认识这个世界、学习这个世界?其实都是通过母亲。无论这个母亲,带给我们的是好的还是坏的,你都是深深地带着这个影子的。如果这么亲密的关系出现了问题,那怎么能与这个世界和解呢?这是非常清楚的一个逻辑。所以这也是很多人会喜欢《春潮》这个电影的意义,因为很多人也处在一个无解的亲密关系之中。所以他们会get到《春潮》在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作为一个母亲,《春潮》的故事会不会引起您对自己和孩子的关系产生恐慌?

我不会恐慌,我也不会对我的下一代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因为我的孩子现在还小,是刚刚处在一个能简单思想交流的年纪。但是在他们更小的时候,我也是以一个朋友或者同龄人的状态去跟他们说话的。甚至我也不太会表达出于一个母亲的“哎呀很喜爱你呀”这样。我就是直呼其名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最大的尊重。而且平时来讲我也会有一些比我小很多的朋友,比如说九零后、零零后,我们都可以聊天。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不存在一个审视和控制,否则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关系。实际上在《春潮》里面,这个妈妈永远是在无形地控制郭建波的。那当然就不会舒服,双方都不会舒服。

“综艺节目就能换来好的戏让你演吗?其实是不能的,只能换来下一个综艺节目。”

作为一名演员、创作者,您怎么看待流量?

所谓“流量”,就是会流走得很快,对吧?我们也亲眼看到,今天是这个(明星),明天就是那个。像我这种迟钝的,经常是我刚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其实他已经不是“顶流”了。(别人)经常说:“啊,你刚知道他?”我说:“对,他不是很红嘛。”他们就回复说:“人家已经不是顶流了。”就是(变化)非常快,但那是他的那个工业系统里边的,没有对错。但是那个换来不了好的作品。就像我经常说,综艺节目就能换来好的戏机会让你演吗?其实是不能的,只能换来下一个综艺节目,这个相互之间是没有必然的联系的。

想对喜欢您的影迷朋友们说些什么?

就是继续看就好了。(笑)

策划/Timmy(芭莎电影组)

执行/宇婷

后期/Zoey

助理/傅丹婷

部分图片由2020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山一创投会”官方拍摄且授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